关闭
关闭
首页>关注我们

限额将使大额借款转至地下 脱离监管风险更大

  2016年8月24日,注定将成为P2P网贷历史上意义非凡的重要“纪念日”。这一天,千呼万唤的P2P监管细则终于正式落地了。

此前,业内普遍预期细则或在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结束后出台,但现实是,监管细则“迫不及待”地出来了。

  而其中,关于借款上限的讨论,再次引爆热潮,“没想到,借款限额竟然是真的!”有业内人士对此戏称:几家欢喜,N家愁,这是要逼死大额标的的P2P平台吗?做大额借款业务(例如企业贷款、房贷或车贷)的平台,该何去何从?会否对行业带来冲击?

借款限额

 “靴子”落地,大额业务不能做啦!

 《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下称《办法》)明确规定:网络借贷金额应当以小额为主。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应当根据本机构风险管理能力,控制同一借款人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及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防范信贷集中风险。

  借款上限方面,《办法》规定,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2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同一自然人在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借款总余额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借款总余额不超过人民币500万元。

  《办法》给出的整改期为:不超过12个月

  尽管此前早有借款上限的消息传出,并引发一片吐槽,部分业内人士对此消息更是嗤之以鼻。但是,当大家看到正式文件中的这一规定时,仍是不免懵逼。多家平台的高管也从现实角度,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米缸金融董事长曹晓峰表示,“对于借款人在单一平台借款限额的问题,是否科学可以从两方面看。一方面,对于个人信用类贷款在网络上的限额,我认为是可以的,是合理的限额。对于企业也一样。对于有抵押物的借款客户,我认为这个限额是值得商榷的,但这个是暂行的管理办法,在记者问答中李主任也提到,不排除额度在今后有改动的可能。”

  石投金融创始人、董事长宋梅也指出,在实践中,很多超过此限额的融资需求得不到满足,具体数额规定还需根据市场需求和实践中的问题进行科学调整。

  借款限额将导致“三输”

  融道网·生菜金融副总经理郑海阳表示,互联网金融之所以得到了国家的支持和认可,是因为它在解决中小微企业方面所起的作用。央行把500万元以下的贷款定为“小微贷款”,但是却把企业借款限制在100万元以内,这显然是不符合中小微企业的经营的现实需要。另一方面,中小微企业从P2P平台获得经营性贷款,有相当大的比例,也是用银行无法接受的房产(如非清房、无备用房、已经抵押只能做二抵等)来进行抵押,如果在银行不愿意做的情况下,又不允许P2P做这些抵押物有瑕疵的业务,中小微企业好不容易获得的融资渠道又被堵上,对中小微企业而言伤害反而更大。

 “更何况,房产抵押贷款在目前的情况下,不管是对于投资人还是借款人都是优质资产,如果无法从事100万以上的业务,相当于无形中加大了P2P平台的风险,也减少了投资人的选择。”他进一步称。

  郑海阳认为,出台这个限额是考虑了风险分散的因素,但在没有配套措施情况下,这一细则想要落地,并不现实。如果没有一个类似于央行的征信系统的借贷信息共享系统,如何能够得知借款人或企业是否超出了借贷的限度?也同样无法知晓借款人或企业是否在多家P2P进行借款。所以,这个限额在具体操作层面,执法成本也是很高的。“限额对于中小企业,P2P平台和投资人三方可以说是‘三输’。”

  大额借款需求不会消失,转到地下风险更大?

  合拍在线董事长王实认为,借款上限的规定,行业创新将受限,很多类型的新业务或无法开展。“当前很多平台将重点放在房产方面的红本赎楼,一些优质企业的过桥业务,产业链、供应链、票据、保理、融资租赁等业务,一旦限贷新规在细则中落地这些业务基本上无法开展,部分业务即使能做也面临无法创新的尴尬。”

  同时,行业成本将明显增高,利润平均将大幅降低。他解释称,资产端的人力成本率将大幅增加(产能降低),为了保持利润平台不得不提升发标量,资产端的竞争将更为激烈。不排除某些企业铤而走险多头借款,对于风控数据未能共享的网贷行业来说将直面新一轮挑战,不排除部分平台因为限贷而政策性出局。

  此外,在王实看来,大额借款的需求不会消失,只会转移到监管环境以外,风险更大。“限贷会导致很多大额借款业务无法在平台线上开展,这些业务很可能转到地下,脱离监管,从金融监管层面来说这是非常不利的。”

 “大额资产业务是传统银行的”!

  对于借款上限的规定,银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峰在回答媒体提问时解释称,这是为了进一步明确网贷平台定位的需要。网贷平台的定位,是要解决传统金融机构服务不到的那部分人的金融需求,这部分需求是小额的。此外,利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技术,从目前来看,也只能解决小额融资,成千万上亿的大额融资,仍需要实地尽调来做风险控制。

  李均峰介绍,从他们的调研情况来看,2400多家网贷平台中,多数风险控制比较好,经营正常的,都是做小额贷款;做大额业务的,多数涉及到自融自保、期限错配以及资金池。此外,多数大额的资产,都是通过线下手段来收集客户,只是传统银行干的业务换了一个名称,并不是真正的互联网金融。“从P2P的定位看,必须把它定位在小额分散。”他强调称。

  有利网CEO吴逸然表示,事实上,网贷平台应坚持“小额分散”的普惠金融发展方向,是最近几年从监管机构到网贷行业所形成的共识。规定个人、企业借贷金额的上限,就是对“小额分散”要求的具体落实。“互联网金融行业之所以能够迅速发展,原因之一是此前面向最广大的中小用户的金融服务下沉不足,而网贷行业正是为了改变这种情况而生。”

 “银监会并非闭门造车,借款上限有法可依”

  不过,点融网创始人、联合CEO郭宇航则指出,本次《办法》不是银监会单一部门的闭门造车之作,很多细则是有上位法依据的。其中,“个人在同一平台贷款上限20万”的法律依据来源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这一设定融资上限的条款,也是考虑到禁止以自融为目的的关联交易、严禁线下理财、禁止类资产证券化交易的债权转让等行为所作出的。

  他同时称,经沟通发现,监管层和法律法规制定者有着开放务实的态度,“对于新生行业的创新机制而言,目前版本的监管办法不能满足所有从业者的诉求,这同时也是行业的规律,也是银监会同其他多部门共同协商一致平衡的结果,监管层表示,在监管办法出台后,仍愿意虚心接纳行业反馈意见,从而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肖飒也指出,20万和100万的限制来源,与刑法176条入罪标准的起刑数额相同,办法如此费心约定,也是为了与上位法相吻合。另外,我国法律制度没有设计“个人破产制度”,个人负债过多,尤其是考虑到学生消费贷中的“裸条”等现实问题,不宜给予过多高借贷额度。

  她同时指出,“对于企业和其他组织而言,我们认为直接融资比间接融资成本低,建议在之后的修订中,随着时代发展做相应调整。”

 “鄂金所”自2015年成立以来,在公司全体同仁和各界朋友的共同努力下,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从产品服务到企业形象都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平台将一直秉承普惠金融的理念,坚持做互联网信息中介平台。 

  本文由鄂金所编辑整理发布,更多p2p网贷资讯可以关注鄂金所官方网站,详情:http://www.ejinbank.com

  

  相关推荐:http://www.ejinbank.com/node/activity/zixun95